欢迎访问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互动信息 使用帮助

健康主题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我的第一次流调,来得这么突然

发布时间:2020-03-05 信息来源:芷江侗族自治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点击量:1420

2020年1月26日,是我加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日子。1月23日武汉封城,使我从过年合家欢聚的氛围中清醒过来。我马上向单位领导表达了我要回到单位加班、与所有同事共抗“疫”的迫切愿望。

1月26日下午,我接到中心主任的电话,单位人手不够,需要我加入到防疫机动队中,担任一名流调人员。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流行病学调查(以下简称“流调”)来得这么突然。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只在地方病慢性病科工作过,没有任何流调经验。但疫情就是命令,我紧急“调集”在省疾控中心公共卫生医师规范化培训中学到的公共卫生知识和技能:穿脱防护服、戴口罩、消毒、流调、统计学分析、健康教育……马上平心静气,变得胸有成竹。在急传科科长刘蓓的指导下,在临危受命的第一天,我完成了从来没想到我能完成的任务——对一名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开展流调和咽拭子采样,完成后已是凌晨1点。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晚上12点才到家没多久,便接到紧急通知,昨天那名疑似病例采样结果出来了,是阳性。全县第一例阳性,全中心的人都警觉起来。而机动队的所有人,必须立即将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再次排查一遍,确保没有人员遗漏。小萝卜头的我,跟所有的机动队员一样,奔跑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追踪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并对他们展开调查。这天晚上,大家基本都没有睡。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我迷迷糊糊打了个盹儿。心想:昨天对那名确诊病例开展流调的时候,庆幸自己学得扎实,防护到位。谁也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打响,而知识永远是最坚实的盔甲。

无数的一线人员的繁忙织成一道防疫之墙,而我,只是那无数当中平凡无奇的一小块砖。我的领导、同事、老师、朋友们,大都在一线、二线的疫情防控工作岗位上。大家虽然都忙得来不及在微信群里问候两句,但是在“紧急发布”“权威发布”等字眼氤氲的气息中,大家都在感受着争分夺秒的紧迫感,勇于担当的责任感和众志成城的自豪感。

对病例开展流调的时候,和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感同身受。穿上防护服,当呼吸受阻,当护目镜模糊甚至流水,当汗流浃背,当耳朵和脸颊被勒得生疼,当酒精过敏的我一次次被酒精喷洒全身,这时候我已经想不起其他了,全身心被疫情占据,没有时间想我怕不怕,我累不累,我危不危险!

工作中,我遇到过一例突发急性呼吸困难的疑似病例。亲眼见证了无数医护人员冒着暴露的风险,争分夺秒抢救这个患儿,尽管他们的医疗防护资源已经十分紧缺。即使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我仍然热泪盈眶。

我的妈妈,在医院从事感染控制工作,我们每天各自忙碌,经常一句话都来不及说。有时候在医院碰到,也只能点头示意一下。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接受了第一次流调的挑战,也深刻体会到了不同岗位人的负重前行为我们守护的岁月静好:进出小区测量体温闪现的温度,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排查留下的宣传单,组织部打来的慰问电话,周围同事的协助和鼓励,让我对抗疫胜利充满信心!

冰封万里,抵不住春来百花。新增病例在一日日下降,看,春天,已在前方!

image.png

杨芷卉(右一)在芷江县人民医院感染科对疑似新冠肺炎病例开展流调及咽拭子采样

 

image.png

作者杨芷卉